网友就是今天的波希米亚人

网友就是今天的波希米亚人

记者费利克斯·皮亚1834年开始创造性使用“波希米亚”一词。在一则报道中,费利克斯用“波希米亚”一词代指流浪贫穷的艺术家。此外,他创造性地将“波希米亚”与“吉普赛”并置一处,是暗指两者近似吗?会近似吗?哪些是近似呢?还是为了“方便叙述”吧。

读过100页时,已是某个周末午后。诡谲的事儿终于发生——“波希米亚”这个词儿一蹦出来,我就跳想到“网友”——我国网友。我都觉得自己实在不靠谱。不过,既然时装可以有“波希米亚风”,家装可以有“波希米亚范儿”,生活可以有“波希米亚式”,网民为什么不可以“波希而且米亚”?我国网友不边缘不流浪不才华横溢不朝不保夕?逻辑推论没问题。鼓掌!那几巴掌被我虚拟出的掌声在我家沙发周围没溜达多远就散了,声势全无。

顺此,在互联网丛林,我国网友完全可比拟为E时代波希米亚一族:“留言”或“抢沙发”就像一种变形酗酒,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一个新奇世界,一个与现存选择、既定价值完全不同的自我,一个持不同人生观乃至不同政见者挑衅时尚暴力商业霸权主流政治的平台……这些原本用来定义波希米亚的字眼,直接挪移用来形容我国网友,都合适。

据此,我国网友,这个网络“波希米亚族”的内涵已不再是所谓“乌合之众”,而是被刷新为一个内涵丰富层面立体的庞大群体:暧昧、复杂、丰富多彩……互联网恍如埃里希·米萨姆笔下复原的那间位于柏林的咖啡馆,既是一个自由精神的聚会之所,也像一场无始无终的狂欢节。网络波希米亚使思想成为一场富于弹性的游戏,自此,思想成为一场既是目的地也是前往目的地的旅行。

“还是因为不完美和苦难不可避免,我们才必须自己创造出一份渴望来包容悲剧,也包容希望。”本雅明这句话本是直抵波希米亚内心冲动的,可在我的幻觉里,它也是对我国与日俱增万千网民时时刻刻创造无穷悲欢离合大喜剧的描述与褒奖。

当然,最终,吉普赛是吉普赛,波希米亚是波希米亚,我国网友是我国网友,不搭界。正如都“80后”,都写字换钱,都上作家富豪榜,可郭敬明不会哪怕约等于韩寒。我国网友一如既往地正以低贱顽强的激情向波希米亚致敬:“他们特立独行,追求心灵自由和不羁流浪,他们奇异古怪,超出了法律和社会规范,他们就是今天的波希米亚人。”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