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吉卜赛人奋斗“上位” 偏见仍旧存在(图)

新一代吉卜赛人奋斗“上位” 偏见仍旧存在(图)

为了攒钱给10多岁的女儿买一台电子打字机,巴拉佐娃一家只能每餐吃米饭和土豆。

当年的少女,如今已过而立之年。31岁的祖赞娜·巴拉佐娃获得了社会学博士学位,并在斯洛伐克的一家大学任教。

祖赞娜是少数成功向社会上层流动的罗姆人(又称“吉卜赛人”)代表。他们脱离了原来的阶层,成为欧洲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

媒体称,尽管只是少数人,然而他们的故事赋予了罗姆人摆脱世代悲惨命运的希望通过教育打破几个世纪以来世俗对吉卜赛人的偏见。

此举迅即激起国际社会的广泛争议和欧洲议会的反对。不过,法国政府“铁了心”实施这一计划。

在欧洲,约有800万罗姆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中。他们遭受着根深蒂固的歧视,而罗姆人的圈子也有自己的规矩少同外界打交道。

拥有纯正罗姆人血统的斯洛伐克女士祖赞娜说:“我很清楚地知道,我不想到工厂去当女工,起早贪黑地干着重复的体力活。我的父母牺牲了很多,我很感激他们,并开始尝试着回报他们。”

罗姆人教育基金会表示,约有25%的罗姆人是纯粹的文盲;而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则称,多达50%的罗姆人没有完成小学学业。

斯洛伐克劳工、社会和家庭部副部长卢西亚·尼科尔松诺娃表示:“我们正面临一个新的现象:过去,我们经常要和教育水准低下的罗姆人打交道,但现在,他们当中出现了受过良好教育的新一代。”

不过,有观察人士指出,受教育的新一代罗姆人尚未阻止欧洲人的偏见,这是基于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即在欧洲的大部分罗姆人从事偷窃,不想工作。

斯洛伐克籍罗姆人祖赞娜回忆说,自己从来没感觉到被老师们歧视,因为她一直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不过学校的商店助理经常带着一种怀疑的眼神看她,就好像她要偷东西。

祖赞娜称其从未试图隐瞒罗姆人的身份。在她看来,“当一个罗姆人没什么错,我也是这么告诉我侄子和侄女的。”

而27岁的维尔拉·萨姆科娃自2006年从大学毕业后,也希望找到一份教师的工作。不过,四年过去了,她依然没找到一个能雇用自己的学校。

萨姆科娃说:“没有雇主直接说我的罗姆人身份是一个问题,但他们总是想出其他理由来拒绝我。”

她没有彻底沮丧,因为她手头有一份临时工作。就罗姆儿童的教育问题,担任政府的咨询顾问。与此同时,萨姆科娃正在攻读第二个学士学位。该学位将使其具备教授残疾儿童的资格。

除了通过接受良好的教育打通向上层社会流动的渠道,罗姆人还力图通过群体的维权行动,来拓展生存空间。

29岁的匈牙利籍罗姆人艾莫斯·巴洛格有过一段让她感到羞耻、尴尬的求职经历。

巴洛格说了谎,因为她担心罗姆人身份会让自己错过这次机会。巧合的是,她较白皙的皮肤帮助她很好地“瞒天过海”。

如今,巴洛格是匈牙利一个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该组织名为“幸福家庭的慈善协会”,负责向年轻的罗姆人推广教育。

尽管母亲是文盲,父亲只读到小学四年级,然而雷缪夫说他的家庭一直支持其学习,并要求他继续学习罗姆人的语言和传统。

“我通常以我是个罗姆人为开场白开始一段对话,我试图告诉对方,作为罗姆人有很多好处。当你展现自信时,你能赢得大家的信任。”雷缪夫表示,“要让欧洲人停止歧视罗姆人,受过教育的罗姆人应该更多地展现这个群体不一样的地方,展现他们受教育的一面。”

去年,匈牙利政府“逆势”推出“肯定性行动计划”,旨在保证少数民族、妇女和残障人士等的就业、留任和晋升机会的计划。

有媒体称,罗姆人起源于印度。他们从大约1000多年前开始迁移到欧洲。如今,他们依然保留了自己的语言和独特的文化,这使得他们在整个欧洲大陆显得别具一格。

“我们是一个圆孔里的方形木桩。”英国籍罗姆人伊恩·汉考克如此作比喻。他是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中心的语言学教授、主任。

汉考克说,未来一代的年轻人一旦有机会,就会表明自己的身份,甚至为罗姆人血统而自豪。(颜颖颛)

“吉卜赛”一词源于欧洲人对罗姆人起源的误解。欧洲人曾误以为罗姆人来自埃及,于是称之为“埃及人”,而“吉卜赛”(Gypsy)是“埃及”(Egypt)的音变。

在吉卜赛人的语言中,“罗姆”的原意是“人”。通常,吉卜赛人自称为罗姆人。在不同地域,吉卜赛人有不同称谓。法国人称其为波希米亚人;西班牙人称他们是弗拉明戈人;俄罗斯人称其为茨冈人等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